William D. Bradford教授:以行业视角把握金融发展脉搏
发布时间:2016-04-14 浏览次数:4650次

“行业经历对我的学术研究影响深刻,时刻与瞬息万变的金融市 场保持俱进,我想这应该是金融学教授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这是William D. Bradford教授在回顾三十年来的行业经历和学术研究的感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Bradford教授在位于SAIF大楼12层的办公室与我们面 对面,分享了他近年来所取得的研究成果、多年行业经验的体悟、对中美金融教育差异的看法以及加入SAIF在上海生活的点滴感受。


加盟SAIF:与上海的不解之缘


2009年7月,William D. Bradford教授以客座教授的身份加盟SAIF,不过,他与上海的结缘要追溯到1999年,他感叹于上海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老外隔一段时间到上 海,一不小心就要迷路了”,他开玩笑说。事实上,Bradford教授与上海的渊源匪浅,“我的太太是上海人!”他用标准的中文有些自豪地告诉我们说,为 此,上海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而加入SAIF,对他来说也是一段激动人心的经历。


目前,Bradford教授已经成为SAIF的特聘教授执教金融MBA项目的商业银行管理课程,与此同时,他还担任美国华盛顿大学福斯特商学院商业与经济 发展特授教授、财政与商业经济教授,并任商业与经济发展中心教授主任一职。对比中美金融教育,Bradford教授指出,中西方商学院的区别在于MBA课 程的入学要求,在美国,MBA课程新生通常需要具备五年全职工作经验,相比之下,大多数中国MBA学生的工作经验就比较少。不过,他相信,中国商学院的发 展水平将越来越与美国相接近。


时下,上海正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进程之中,在此背景下,SAIF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培养优秀的金融人才,Bradford教授相信,SAIF有实力成为 孕育金融专才的摇篮。“SAIF正在成为影响上海、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杰出金融教育学院的进程中,我很荣幸能够参与其中”,他说。


行业经历:与学术研究相辅相成


在顶尖商学院授课之余,Bradford教授还任职于西雅图商业银行董事会,并从2000年至2008年,担任拉塞尔信托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他同时还兼任 多家公司的顾问,并就公司金融、创业等方面为包括英国、印尼、埃及、韩国、加拿大、中国以及南非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公司提供咨询,具备三十年以上的行业经验。在Bradford教授的职业生涯中,他独立或与他人共同撰写出版了3本书籍及超过50篇的金融类论文。


一直以来,Bradford教授都坚信,行业经历与学术研究是相辅相成的,一方面行业经历对于学术研究有着深刻的影响作用。他总结了多年来的经验说,“时刻与瞬息万变的金融市场保持俱进,我想这应该是金融学教授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在他眼里,在企业担任顾问或者任职董事会是走进企业去体会商业发展近 况的良机。


基于Bradford教授在美国任职董事会的经历,他渐渐对中国企业的发展战略产生了研究兴趣,在采访过程中,Bradford教授多次提及他正开展的中国企业研究并表现出了兴奋之情。他介绍到,目前他的一项研究聚焦于“中国的上市公司与股息政策”,具体来说,就是研究“上市公司的股息政策,以及国有企业 与非国有企业股息政策的差异及其原因”,将通过理论的拓展、调研和实证检验来研究中国企业的股息政策。


另一方面,Bradford教授认为,学术研究也有助于他为企业制定更好的财务决策,他详述了在中国造就成功企业的三个关键因素。首先,“企业对业绩增长 的规划是否完备”,换言之,企业如何有效获取和运用人力和财政资源以实现他们所预期的业绩产出,Bradford教授指出,企业战略规划对于其实现卓越的 业绩表现至关重要。”其次,当企业环境不断发生变化之时,“持续评估公司主营业务的表现”显得尤其关键。Bradford教授建议,企业决策者要不停自 问,“我们企业的表现是否已经达到最佳状态?对外,别的企业在做些什么?有没有最佳的实例参考?对内,我们是否做到资源最优化配置?我们能否做到更佳?” 最后,要确认企业是否能充分“抵御糟糕的意外”,当一些自然灾害、不可预期的政府决策、行业或经济中所发生的不可预期的变化出现时,公司是否有能力从容应对。


谈及目前的研究规划和方向,Bradford教授透露,他将以企业财务为研究课题对中国中小企业展开调研,他回忆说,这项研究始于2010年在SAIF休 假期间。Bradford教授为我们引述了一组数据,中小企业为中国贡献了近65%的GDP,然而,这些企业仅获得40%不到的银行信贷。“确保银行能够 为中小企业的未来成长提供有效的财政支持很重要”,Bradford教授强调称,“一旦银行意识到如何提供有效支持,将对中国经济发展和GDP增长产生积 极推动作用。”


通过对中小企业的研究,Bradford教授希望能够解答包括“家族企业是否业绩更佳?家族企业占比多少?家族企业对于中国小微企业的重要性?”等一系列 问题。对于开展这项研究的初衷,他表示,世界上许多大公司都是家族企业,而在中国,许多国有企业也正逐步走向私有化,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家族企业实现了上 市,他将密切关注中国家族企业的特征和管理风格。


美国经济:QE3的推出最终能促增长


9月14日,美联储打开QE3洪闸,以每月400亿美元的金额进行开放式购买债券,不设执行上限来促进经济发展。对此,Bradford教授认为,QE3 的推出对美国乃至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经济都是有好处的。而关于QE3出台的时机,他补充称,其还是基于美国现有一系列情况所考虑的。过去,美国两个政治党 派之间更愿意彼此妥协来帮助经济复苏,不过近期双方不愿再让步,这也使得情况陷入了僵局。Bradford教授说,“美联储的举措应该会有一个正面作用, 但是美国国会的所作所为对财政政策的影响可能会有一个负面的效应,未来三年确切的扩张路径并不那么清晰。”不过,他相信美联储的举措最终将促进美国的经济 增长。


而关于美国经济的研究,Bradford教授曾发表过多篇论文针对美国黑人与白人家庭的财富分配和管理状况进行对比研究分析,通过一系列的调研,他力求解 答两个关键问题,其一是为什么黑人企业家在黑人家庭中所持有的财富比例低于白人企业家;其二是为什么比起白人企业家,黑人企业家失败率更高。


谈及这些研究的目的,Bradford教授表示,“在美国,白人家庭的平均财富是黑人家庭的6倍”,他解释道,“与早前相比这个数据已经有所改善,但是差 距仍然很大。”为此,诸如“如何减小黑人与白人家庭之间的财富差距以促进财富分配更趋于平均?”之类的问题促使Bradford教授进行这一课题研究。随后,他的研究又聚焦于企业家精神,因为他认为企业家精神能增加黑人家庭的平均财富,并缩小他们与白人家庭之间的财富差距。不过,他同时发现,黑人企业家的 失败率更高,他们所享有的家庭财富比例也要低于白人企业家。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实现自我价值的能力”,Bradford教授表示,“如果一个社会的体系完善合理,那么就应当让每个人能够去展现他们自己的才能,而 经济最大的作用就是提供给个人实现他们想法所需要的资源。如果一些无用的限制使得黑人或白人企业家无法创业,这个社会体制可以说是失败的。”


“在我们的经济环境中有一些导致黑人企业家更容易失败的特性,但是这并不是说黑人企业家缺乏才能”,Bradford教授补充说,“所以我们应该寻找其中 的根源以消除这些障碍使得企业家有所得从而促进我们的经济。”Bradford教授进一步指出,研究表明,在借贷市场上存在着歧视,这种歧视使得黑人企业 家的贷款申请被拒绝的可能性更高,即使他们的状况与那些成功获得贷款的白人企业家相似。令Bradford教授感到欣慰的是,他所做的一系列调查研究成果 已经促使美国银行业意识到这种歧视的存在,目前他们也在观察和研究做出借贷决策的方法,银行业的监管层也已经对此有所关注并积极阻止这种借贷市场上的歧视 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