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捷
教育背景:
博士学位: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金融学, 1993
硕士学位:芝加哥大学物理学, 1987
学士学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学, 1985
研究领域:

金融科技、金融机构与金融市场。


胡捷 : 【vSport】如何辩证地看待区块链项目发币?区块链的新协作模式如何...

通证和区块链技术应该如何应用?要不要发通证?怎样摆脱币值绑架?新兴的技术公司和BAT等巨头公司在区块链发展上分别具有哪些优劣势?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高金)实践教授胡捷近日接受vSport访谈,从实践的角度,以深入浅出、举实例的形式,探讨了项目方在区块链应用方面共同遇到的一些看似简单、但悬而未决的问题。

如何辩证地看待区块链项目发币?区块链的新协作模式如何发挥作用?

1. vSport:现在有很多区块链项目表示将不发通证,以此来规避通证带来的很多风险,您怎么看待不发行通证?

胡捷:我认为不发通证是一个权宜之计,从逻辑上讲是不对的,发不发通证需要根据项目的实际运用需求来决定。而且在我看来大部分的项目都应该用到通证,因为通证本身是权益的载体。在很多经济活动当中,权益的表达和交换都是避免不了的,如果没有一个载体来承载权益,就无法在商业活动当中去体现权益、去交换权益。不发通证某种程度上等于自废武功,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原则,发不发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当然现在有个具体情况,去年9月4号国家发了文。这主要是因为通证发出来之后触动了一些敏感的问题,比如证券的公开发行和交易、还有募资的问题。但是其实这些问题本身跟通证没有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在任何技术时代都有表现,只不过在区块链和通证的背景之下,它又以另外一种形态表现出来了,所以这是老问题新的形态,针对这些问题应该去规范,但不应该把通证的应用本身给抹杀掉。

2. vSport:为什么现在很多项目会被币价绑架呢?有没有什么没被币价绑定的优质项目案例?

胡捷:其实这个(不被币价绑定)是很难的。现在已经有大量的项目发了通证,每天的情况都在变,最终到底哪个是优质项目还很难判断,而且实话说大部分都不是优质项目。我觉得可能有几类项目暂时没有被币价绑架,一类是不为募资而发行的币,它是靠挖矿本身挖出来的,比如比特币;第二类属于当初发币时,价格就特别低,甚至当初几乎不知道它值多少钱。第三类确实是项目很好,而且来投资的人真正认可项目,这种项目现在还比较少。

我一直建议,比如像vSport这样以体育为共识的项目,就应该规避一些纯粹炒币的人,留下一些真正认可体育的人——这样的币民对利润的赚取有比较合理的预期;那些抱着投机、暴富心态的币民,说实话对项目长远来说都是干扰,短期内虽然看起来是好事。 

3.vSport:交易所作为区块链行业的“中心枢纽”,现在大有成为类似传统行业里寡头企业的趋势,已经成为绝对的强势谈判方。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这一现象如何改变呢?

胡捷:什么原因造成的,这个很容易看到。现在的各种项目以及这些项目发的币,要兑现的话都是需要流量的,需要有交易者。

现在的交易所作为一个中心枢纽,它聚集了相当的流量,是流量成就了它的强势地位。实际上,说交易所强势是因为目前的项目相对弱势。现在好项目比较少,大部分不好的项目要变现只能靠流量,所以这就造成交易所比较强势了。

但其实这是不正常的,因为现在这样一个技术时代是很扁平的,好项目的传播也不是那么困难。现在从技术上来讲,建一个交易所门槛很低,其实基本上就是一个转账功能,因此将来如果真的好项目出来以后,我认为趋势应该是好项目自带流量自带交易所。

4. vSport:“现在是热金融、冷实业”,那么5年之内,除了在我们知道的游戏、身份认证等等这类最有可能使用区块链技术的领域之外,区块链到底对非金融类的企业有帮助吗?这种帮助到底是主要来自它的技术属性,还是来自它创造的新金融模式?

胡捷:我觉得这两个都挺重要的。现在大家看到的就是它的金融属性——通过发币就能很快的完成募资;币能够成为权益变现的手段。这确实是区块链带来的一个特征,大家也在用它,当然有的用得好有的用得不好。

但是另一方面,区块链也还会有其它的应用,比如我说过的存证确权的应用,权益交换的应用,还有分工协作的应用,这些应用都是技术类或者业务类的,跟金融没有直接的关系。它确实能使商业活动当中某些以前可能解决得不太好的问题,现在能解决得更好。

现在大家看到的部分是金融类的部分,而且在这个金融部分里面,泡沫的成分相对又多。其实融资是应该的,变现也是应该的,只是现在99%的项目都是空气币项目,所以大家觉得是不是融资也不应该了,变现也不应该了?我觉得倒不是。

关于一项技术对于商业活动、乃至社会的影响,我经常用两句话来形容,就是“我们经常高估未来三年的变化,低估未来十年的变化”。任何技术要落地都是很辛苦的,但是如果三年内都不做,要等成熟了才做那就晚了,十年以后回头一望就已经被时代抛下了。单说要见到成果,好项目可能在1到2年以后逐渐落地,3到5年之后就能出现成大事的头部公司,十年以后这时代就已经过去了,不会有像现在这样的技术红利了。

5. vSport:您说过“通证+区块链这个组合最适合应用的地方是涉及到权益管理和权益交换的”,能否举例说明一下是哪一类的项目?哪一种模式?

胡捷:沿着权益管理和权益交换来说,分为三类,一类是确权存证,第二类是权益的交换,第三类就是分工协作。

确权存证,比如版权很多时候是数字形态的,对于数字形态的知识产权,应用区块链技术加通证去进行确权是很自然的。比如一首歌是属于你的,那在(区块链)这个系统里记录之后就很难篡改了,而且它的流转也非常方便。所以确权存证是一个大的应用,现在就有公司是做存证的,例如你在网上看到什么东西,截屏就立即存到区块链上去,至少截屏以后就没法改动了,这就是确权存证的一个例子。

第二类是权益交换。举个例子,你有一套海景房,我有一套山景房,如果交换住一个星期,那么就是把房屋的权益单位化以后进行交换。其实在没有区块链的时候大家也在做,是分时度假的事情,靠线下的系统来运作支撑,不是那么便捷。有区块链之后,就能改进它的运作模式,变得比较简单。

第三类就是分工协作。分工协作的经典案例就是比特币,它在全世界2万个节点分工协作。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想象,在这种新的分工协作模式之下可以把一些以前难办的事儿办起来,把以前办得不好的事儿办得更好一点。

vSport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它要做的事经常涉及很多单位和个人,无法把他们都集中到一个公司去。那么如何设计一个机制,让大家都认可;然后用一个账本记录,让大家觉得这个账本记的都是客观的;第三,有这个账本之后,该分配利益时也能兑现。基于区块链的体系不仅能记账,而且能够自动分配利益,不用等着找老板去要,完成多少事儿就有多少进账,它会改变我们经济活动、商业活动当中协作的模式。

6. vSport:我们知道有的企业更具情怀,比如做西藏唐卡的、支持苗绣传承的、支持青少年足球的,属于以公共利益为目标的营利型企业,他们通常发展得很困难,您认为区块链是否能帮助到他们?

胡捷: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都是怎么运作的,但是泛泛而言,现在有新的模式新的机制了,以前的一些解决不了的问题也许就能解决了。比如说,vSport做的体育界项目,在新的机制之下,能不能够设计一个新的利益分配的机制,用区块链的可信账本去进行记录,用智能合约进行自动分配?也许这样就能把以前一些解决不了的问题解决了,确实给了我们很多想象空间。

刚才讲的三方面,特别是协作方面,(对于类似于vSport这样的项目来说)如果以传统的模式来运营,怎么样让大家都愿意来协作,而且从中得到好处,其实很困难。

7.vSport:听说西藏唐卡的画工和苗绣的绣娘做画和刺绣都花费极大的人力和时间成本,但是收入微薄,不知道区块链是否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胡捷:我想有一点可能区块链能够帮到他们,比如苗绣的价值、唐卡的价值,都来自于秀娘和画工投入了特别大量的劳动,有很多个人的技艺以及时间,因此它的价值和其它印出来的工艺品是不一样的,以前的问题就是它背后的价值是否真实、是否被大家认可。

在以前的商业模式当中,大家对它怎么做出来的没有特别直接的感受,现在如果能通过区块链这个系统把它整个过程从头到尾记录下来,大家可以看到背后的价值,比如进到系统以后能看到整个产品确确实实是这么做出来的,给人的感受就不一样,人们可能就愿意为它付出价钱,那么这样它的价值就得以体现。

我想原来可能是画工或者绣娘付出很多,可是得到的回报相对比较少,那么商业上就不成立了。现在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让大家能够看到并接受这个价值,也许就能把商业价值打通。这个过程当中区块链在保真、传递价值方面,是有想象空间的。

8. vSport:您怎么看待新兴的技术公司和BAT等巨头公司在区块链发展上的优劣势?

胡捷:实际上,新公司和巨头相比各有优势。就技术论技术,就资源论资源,那绝对是BAT比咱们民间的创业公司有优势,但它们的弱点在于既得利益。

如果这个新的模式是颠覆它们既有利益的时候,BAT会显出天然的弱势。拿电商平台来举例,由于买家和卖家的聚集,产生了大量的价值,包括广告、各种流量费等等,其中大部分价值都被电商平台拿走了。

于是就有区块链项目尝试新的模式——给买家和卖家发币。作为卖家来开展业务就给你币;对买家也是,除了买东西以外其实也贡献了流量,所以也给买家发币。将来如果这个币的机制能够设立得合理,那么所有的参与者,包括买家、卖家、甚至是快递还有运营等,各方面的人都拿到自己的币,是不是就可以依据这个币来分平台收取的利益呢?这样一来,依然是买家卖家聚集在一起做生意,可是分配利益的机制不一样了。

这种模式如果真的能成立的话,由传统电商平台来做,他们就得放弃部分利益,这是具有挑战的,同时这也是新技术公司的机会。